倪霞:一朝为师,终身为友
  • 作者:向杨、何玮    发布日期:2015-11-10    点击率:

        “我是他们的同学,我更是他们的朋友。”这是倪霞给自己的定位。从2006年至今,现任哲学院13级本科班主任的倪霞在担任教职工作的九年中一直在做一件事,同学生交朋友。
  在倪霞看来,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特殊的个体,自己必须走近学生,成为他们的贴心人,才能更好地指导学生发展。无论是在课堂、办公室,或是在电话、QQ上,甚至在路边、食堂门口,只要有时间有机会,倪霞随时随地都会和学生们聊天,实现对同学的个性化帮助和指导,同时也逐渐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
用心做好引路人
  从2006年9月至2014年7月,倪霞一直担任学院研究生班主任及兼职辅导员。事实上,哲学学院的招生规模一向是研究生大于本科生,三个年级的研究生总人数足以超过四个年级的本科生总人数。这意味着,同是班主任,倪霞的日常工作量是本科班主任3-4倍,即使这样,倪霞依旧清楚掌握每一名同学的个人信息。定时召开班会,随时抽查学生课堂出勤;挤时间和学生谈心......倪霞被同学评为全院作息时间最不规律的老师,只要是在办公室,倪霞就不会在晚上7点前下班回家。
  对于专业基础不牢固的研一新生,怎样才能让他们会读爱读专业书籍,并在阅读中进行学术思考和研究呢?倪霞想出了在研一新生中开展“读书会”的活动。自2011年正式启动以来,“读书会”活动已成功举办四届,成为学院所有研一学生必须完成的一项学习任务。同样成为哲学学院研究生学习阶段的一个必要环节,“爱智讲坛”已经坚持了8个年头。在倪霞的不懈努力下,讲坛会不定期邀请嘉宾为同学们做演讲报告,分享各类考研和工作经验。
  用心观察,用心探索,用心指导,一直以来,倪霞都默默地扮演着一个引路人的角色。 
知心“霞姐”
  “不管做任何事,她的心里总是记挂着学生。”说到倪霞,哲学院党委副书记余燕十分敬佩。
   2013年4月的一个晚上,倪霞在9点半左右接到一个女生的电话:“霞姐,我现在在外面,心里很烦。”听完这句话,正忙着备课的她立即放下手头工作,一边在电话中安抚女生的情绪,一边急忙出门四处寻找。黑暗中,倪霞好不容易在学校一个角落找到了她。看着女生红肿的双眼,倪霞擦去她眼角的泪水,默默地坐在一旁陪伴,听她诉说内心的苦闷和压抑。直到晚上11点,女生才逐渐平复下来。之后的几天,倪霞常常陪着这位女生聊天,确保她情绪的稳定。
  还有一次,倪霞在上课点名时发现有位一贯上课准时的同学缺勤,并且这位同学也没有向自己请假。担心这名同学出事,倪霞便在QQ上向该同学询问了情况。一番聊天之后,倪霞敏锐地察觉到,这名同学应该是感情方面受到了挫折,而且不愿被他人知晓。私底下,倪霞对其密切关注,并安排同学留意其行动。几天后,该同学主动向她汇报事情始末,流着泪说:“霞姐,如果不是您那天在QQ上的那番话,如果不是您天天安慰我,也许我就崩溃了。”就像这样,每学期下来,凭着真情和细心,倪霞走进了学生心中,成为了他们的知心姐姐。 
十年老友
  在余燕的印象中,倪霞有一名已经毕业了的学生,但每年都会回学校来看望倪霞。这名学生叫赵俊喆,是湖北大学2007级哲学专业的学生,2011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十年来,两人从普通师生到亲密好友,互相学习、祝福。
  “我们会经常分享《许三观卖血记》《秘密》等读书心得,这是一件其乐无穷的事情。”赵俊喆说,两人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交流中,彼此熟知。生活学习中,两人是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但遇到原则问题,倪霞是绝不妥协的。因为一次本该按时上交的论文,赵俊喆迟交了,于是,赵俊喆打起了主意,跑去向倪霞求情放她一马。“倪老师把我臭骂一顿之后,好几天都没搭理我。”此后,赵俊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学到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课。
  2008年,大二的赵俊喆立志考研。倪霞回顾整理了自己的考研经验,将所有的考前准备资料,笔试面试技巧细细讲给了赵俊喆。备考的日子艰辛漫长,赵俊喆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倪霞听赵俊喆的说过,她有一套关于动物的丛书,却丢失了她最喜欢的那本。于是,倪霞走遍武汉各大书店,终于找到了那一本。20岁生日那天,当倪霞把书送到赵俊喆手中时,赵俊喆哽咽了,“其实我习惯了一个人过生日,真没想到我还会收到礼物,重要的是,她把动物小说这件小事一直记在心上,我觉得很温暖。”
  就这样,三年的备考时间,倪霞陪伴并一直鼓励赵俊喆走到了中国人民大学。2011年6月的毕业季,倪霞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个手绣的靠枕。倪霞清楚的记得,当时从赵俊喆手中接过礼物时,靠枕还微微有些细润。倪霞后来才知道,这个靠枕赵俊喆已经做了一个多月,直到毕业前一天晚上才做好,以至于清洗之后还没能全干。那湿润的靠枕饱含了赵俊喆难以言表的所有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