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荟萃
  •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12-01-09    点击率:

 道德自觉 道德自信 道德自强
戴茂堂:《道德与文明》2011年第4

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道德问题日益凸显。认真思考道德三自即道德自觉、道德自信、道德自强,成了道德文化建设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所谓道德自觉是指道德对于时代的伦理使命和教化责任要有一个自觉的担当和深切的认同。也就是说,道德要自觉承担起用先进文化引领社会进步的责任、提高精神境界、构筑精神高地的使命和责任。所谓道德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的伦理价值要有充分肯定和坚定信念。这种自信和肯定至少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在内涵上,相信并坚守自己道德文化的优势和优越。其二,在外延上,相信并扩大自己道德文化的实力和魅力。如果说关于道德自觉的讨论是把道德置于时代来展开的,体现了一种时间维度;那么关于道德自信的讨论是把道德置于世界来展开的,体现了一种空间维度。德性是一种力量,是一种感召人心的力量、鼓舞人心的力量和凝聚人心的力量。道德不仅是一种力量,而且是一种特别强大的力量。道德的力量之所以特别强大恰恰是因为它立足于人性内部,来自于人性自身。也就是说,道德可以自强是因为道德拥有一种内在的约束力和内在的驱动力,可以从人性自身汲取永恒的力量。

人在“谁”与“什么”的延异中被发明——解读贝尔纳·斯蒂格勒的技术观

舒红跃:《哲学研究》2011年第3

受传统形而上学技术观影响,技术始终被当做目的或方法而没有自身的动力。随着古生物学、历史学、民族学等领域积累了大量原始技术资料,吉尔、勒鲁瓦-古兰和西蒙栋分别建立了技术体系、技术趋势和技术具体化概念。在这些学者研究的基础之上,通过对海德格尔哲学的批判和继承,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认为,技术之于此在不仅不是消极、沉沦的因素,反而是一种积极的和历史的建构,人是在“谁”与“什么”的延异中被发明的。根据斯蒂格勒的论述,人既是主体也是客体。技术发明人,人也发明技术。作为发明者的技术也是被发明者。斯蒂格勒的这一假设摧毁了从柏拉图一直延伸到海德格尔的各种各样把人与技术对立起来的技术观。

斯宾诺莎的“大伦理学”及其启示

强以华:《伦理学研究》,2011年第2期。

世人把斯宾诺莎哲学主要理解为唯理论哲学多有不确之处。综观斯宾诺莎的全部哲学体系,他的哲学体系无非就是一种超越我们通常所说的(狭义)伦理学的“大伦理学”体系。斯宾诺莎的大伦理学体系的核心是人性理论,它的基础是支撑“人性”的实体理论,它的目标是由“人性”向前延伸的道德理论。基于斯宾诺莎大伦理学的实体基础,人的本性应是“自我保存”,以及帮助自我保存的感性和理性;基于斯宾诺莎大伦理学的道德(善的)目标,自我保存是目的之善(至善),能够有效实现自我保存的理性则是工具之善。斯宾诺莎大伦理学实现自我保存(至善)的途径包括:通过认识服从理智律、通过信仰服从神律和通过社会服从法律。斯宾诺莎实现至善的三条路径存在着相互补充的关系,共同构成了确保至善实现的完备系统。斯宾诺莎大伦理学的理论意义在于:他的大伦理学应该被看成是旧形而上学和康德形而上学的中间形态。他之大伦理学之现实启示在于:他的大伦理学把爱与和谐的社会看成是人类的最终理想,并且还指出了走向这种社会理想的具体路径。
llqq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