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哲学经典之二
  •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06-05-10    点击率:

11、童蒙止观(隋朝,538~597)

智顗(538~597),隋朝天台宗创始人。俗姓陈,字德安,荆州华容(今湖北监利西北)人。18岁从湘州(今湖南长沙)果愿寺随沙门寺绪出家,23岁往光州(今河南光山)大苏山从慧思禅师受业,30岁往金陵(今江苏南京)居九宫寺,创弘禅法。38岁入天台山,48岁时奉诏在太极殿讲《大智度论》和《仁王般若经》,后又讲《法华经》于光宅寺。从而奠定天台宗理论的基础。隋文帝开皇十一年(592),智顗为晋王杨广授菩萨戒,获智者大师称号,开皇十七年(598)圆寂。次年,杨广为纪念智顗,在天台山创建天台寺,后又改名国清寺。智著述颇多,由弟子灌顶记录整理的成书,主要有《法华玄义》、《法华文句》、《摩诃止观》,以上三者合称“天台三大部”;自撰的有《净名经疏》、《小止观》,《法华三昧行》等;还有难以考订是自著还是由弟子记录的著作16种。

本书又称《修习止观坐禅法要》,或名《小止观》。全书共10章,实质是《摩诃止观》的节本,是为初学者而作,故取名《童蒙止观》。

该书详细地介绍了修佛法的条件、障碍、解决办法、成佛的方法和道路及“证验”的境界等等。具体的讲就是想修佛法的人必须先具备五种条件:持戒清净、衣食具足者、得闲居静处、息诸缘务、近善知识,也就是收戒律、保证吃住、少交往,多接近懂佛法的人;要克制10种障碍:色、声、香、味、触带来的欲念以及贪欲、瞋恚、睡眠、悔、疑佛等;具体的解决办法是善调“五事”:调食、睡眠、身、息、心。成佛有五种方便法门:欲、精进、念、巧慧、一心分明;有在坐中修和历缘对境修两种方法。修佛法的成就是:“从假入空观中善修止观者,”会有“种种善根开发”。但同时也会有四种魔:烦恼、阴入界、死、鬼神魔。或出现病象,要明白病情发作的原因和特征及相应的治病方法,认为“治病之法乃有多途,举要言之,不出止观两种方法”。止观修行有根本的原则:若“能了知一切诸法皆由心生”,便可逐步“体真止也”,达到“一念中具足一切佛法”。结论是:“有学此者(止观双修)成大道。”

《童蒙止观》的核心在于阐释“止观双修”:“涅槃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所以然者止乃伏结之初门,观是断惑之正要;止则爱养心识之善资,观则策发神解之妙术;止是禅定之胜因,观是智慧之由籍。”这是南北朝教风在隋唐统一后趋于融合的表现。本书是智顗禅观成熟思想的体现,它简明扼要、言简意赅地说明了天台宗的整个教义,对弘扬佛法具有重大的作用。

(据《童蒙止观校释》,中华书局1988年版)

12、古兰经(610~632)

Qur'an Kitau

[阿拉伯] 穆罕默德(~632Muhanmode),伊斯兰教的创始人,出生于麦加城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足迹遍及阿拉伯半岛和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城乡,接触了犹太教、基督教和游牧的贝杜因人各部落的原始宗教。40岁时,他常到麦加附近的希拉山洞去沉思冥想,在阿拉伯历9月的一天,他说自己受安拉的启示,宣布自己是安拉的使者和先知,从而开始了传播伊斯兰教的活动。公元610年开始向麦加居民公开传教,创立了伊斯兰教,对阿拉伯的统一作出了贡献。

《古兰经》是穆罕默德宣称的“安拉启示”的汇集30卷,114章,6200余节。“古兰”一词是阿拉伯文的音译,意为宣读、诵读。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包括五条信仰和“五功”。五条信仰即信仰安拉、信仰天使、信仰经典、信仰穆罕默德先知、信仰后世。真主的独一,就是经文论述的主题。最恶劣和不可饶恕的罪恶,是“以物配主”。经文使用大量表示特征的形容词,例如全能的、全聪的、明察的、尊严的、至大的等来形容真主。它还探讨了天使、恶魔和精灵等问题。《古兰经》教诲的一个重大主题,就是临近的审判日。经文强调,“确信真主和末日”是伊斯兰教的基本信仰。

《古兰经》中的教法大致分为两大门类:宗教功课,表示真主和人类间的关系,纯粹宗教功课的,如礼振、斋戒;兼顾个人和社会经济方面的功课,如施舍;兼顾个人身体厉行和社会的功课,如朝觐等;上述四项功课连同首要的信仰问题构成为伊斯兰教的五大功课。第二类表现人类社会间的关系。其内容有婚姻家庭、财产继承、商业贸易、借贷、饮食和军事、民事、刑事等。《古兰经》中教法立法原则总的是治理人类的事情,命人行好,止人作恶;在具体法律实施中,则要求简便易行;另外,不强人所难,逐步推行,采取缓和步骤等也是常用的立法原则。

《古兰经》既是宗教经典,也是政治文献。伊斯兰教的法学、伦理学、社会制度、风俗习惯以及个人的衣食住行的规范在这里都有规定。至今仍有一些伊斯兰国家将它作为国家立法的首要依据或以有关内容作为国家和社会生活的指导原则。《古兰经》汇集了古代阿拉伯的神话、传说、故事与历史,反映了穆斯林时代阿拉伯半岛的社会现实和伊斯兰教传播过程中的斗争概况;也是第一部散文形式的阿拉伯文献,是阿拉伯文学与语言的典范;它的哲理是伊斯兰教义学和阿拉伯哲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阿拉伯民族政治和军事斗争的武器。西方文艺复兴运动后,不少的社会科学家、文学家以及近代的一些东方学家,对《古兰经》也进行研究,相继发表过评论,肯定了它在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上的影响和地位。

(商务印书馆 1952年中译本)

13、坛经(唐代,638~713)

惠能(638~713),亦称慧能,中国佛教主要宗派禅宗的主要代表人物生于唐太宗贞观十二年,南海新州(今广东新兴县)人。俗姓芦氏。他三岁丧父,家境艰辛,稍长以卖柴为业,养母度日。24岁时辞亲出家,投蕲州黄梅县(今湖北黄梅)东禅寺为行者,参拜弘忍为师学佛。开始做些舂米、推磨、劈柴等杂役,后得到五祖弘忍的赏识,授以衣(袈裟)法,令为第六祖,随即他回到岭南一带隐遁说法。约在弘忍去世后两年(公元676),到广州法性寺听印宗法师讲经,反被印宗法师推奉为师。次年,惠能移住曹溪宝林寺,开讲佛法达30余年,名声远播。

《坛经》以自性为核心回答了什么是佛、什么是佛性、什么是佛的极乐世界、怎样才能成佛等一系列问题。该经认为佛和佛性就是人的本心和本性:“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无边无畔。……自性能含万法是大,万法在诸人性中。”佛性作为人的本性是“性常清净”的,犹如“日月常明”,“只为云覆盖”才造成“上明下暗”的局面。心静则国土静,一念善就是佛,西方极乐世界就在眼前人本来就是佛,本来就有佛性,佛与众生的差别在于迷悟的不同:“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这样以来成佛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用不着读经、苦行、打坐。如果说要打坐的话,把注意力放在本性上就是打坐,就是禅定,读经要有利于心性。只有明心见性才能成佛。他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识心见性,即悟大意”,只有除却妄念,自识本心,直见本性,即可见性成佛。要向心中求佛;靠“自性自度”,顿悟成佛:“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据说五祖弘忍有一天把徒弟叫来,要大家各作一偈,来阐明佛教的义理。弘忍的大徒弟神秀作的偈为:“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惠能作的偈为:“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性本来就具有佛性,只要人能领悟这一点,就根本不会受世俗杂念的影响,也用不着念经修行,就可以“顿悟”成佛。但对于愚迷之人还是要先藉渐劝,才能最后达到顿悟。

《坛经》对崇拜偶像、读佛经、打坐持怀疑态度,强调自修心性、顿悟成佛,提供了简易的成佛方法,对佛教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它把“佛性”安在人的心中,使“佛性”人性化,既使人看到了成佛的希望,又使佛教彻底中国化了,开启了三教合一的先声,给后来的宋明唯心主义理学,尤其是陆王心学以很大的影响,并远播海外,成为中国人唯一称得上经的著作。

(据文物出版社1997年版)

14、神学大全(1224~1274)

Summa Theologica

[意大利] 托马斯·阿奎那(St.Thomas Aquinas1224~1274)基督教神学家最伟大的经院哲学大师。在所有教授哲学的天主教文教机关中他的体系是必须作为唯一正确的体系来讲授的。

托马斯在《神学大全》中首先指出,包括哲学在内的一切科学都是神学的婢女。知识来自人类理智之光和上帝启示之光的原理。神学来自上帝智慧之光,其对象超越于人类理智范围之外,而其他科学只讨论会犯错误的人类理智范围之内的东西,只能作为神学的工具和奴仆。哲学研究理智真理和自然真理,神学则研究信仰真理和启示真理,真理是统一的,因而神学和哲学也是统一的。

该书提出通向上帝的五种途径和上帝存在的五种证明:运动、作用因、可能性和必然性、存在等级、目的证明。凡一物运动必由另一物推动,最后追溯出的第一推动者即上帝;就事物因果关系而言,总可找到最初作用因,即上帝;事物存在兼具可能性和必然性,但必须有自身必然的东西存在具体事物方可存在,前者即上帝;事物存在分等级,最纯粹最好的存在即上帝;万物存在都由理智指导方可达到目的,上帝即指导整个自然界归向其目的的理智。故上帝是存在的。

该书指出,人是肉体和灵魂的统一,灵魂虽然与肉体相结合,但它作为形式和精神实体是不会随肉体的死亡而消失的,仍然可以作为实体继续存在。灵魂是上帝的直接创造物。人们只有通过这种天赋的精神实体,才能够通过理性印象把握概念,形成普遍的知识。

托马斯在论述人与上帝的关系时指出,真善美是上帝的本性。上帝的至真、至善、至美不仅可以满足人的理智对知识的追求,而且可以满足人的意志对美和善的渴求。人首先需要遵守上帝通过摩西颁布的十诫,不断完善自身本性的德性。为了超越本性领域达到超本性的领域获得真正的幸福,人还必须接受基督教义的指导和上帝的帮助,逐步实践“信仰”、“希望”和“爱”这三种更高级的道德规范,最终通过爱一切人、爱上帝,达到与上帝合一、分系上帝的真善美、得到超本性的幸福的境界。

《神学大全》是托马斯神学和哲学思想的总代表,是基督教哲学史上第一部比较系统完整的著作,从上帝到人,从自然到社会,从政治法律到伦理道德,从教会到国家,几乎对人类所涉及的每一侧面都进行了论述。它不仅挽救了当时基督教的理论危机,而且对此后至今的哲学和宗教学、社会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据《西方哲学原著选读》上卷,商务印书馆1991年版)

15、基督教原理(1536)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 加尔文(Jean Calvin, 1509~1604),出生于法国一个市民阶级家庭,16世纪欧洲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领袖、神学家。他的思想主要表现在他的代表作《基督教原理》。

该书首次发表时共有6个章节,后经多次增补修订,至1559年第4版时已成为4卷约80章的巨著,各卷分别以圣父、圣子、圣灵、圣而公的教会为题,全面阐述了加尔文的改革派神学思想。该书是一本实用性的、公众性的书,是用来宣传和说服的作品,其目地是为了止息来自索邦神学院和法国其他宗教保守派的诽谤。该书并不要证明何种基督教观念更好,而是要建立一个具有一致的、适用于所有基督徒的信仰。除了作为一部关于上帝与关于信仰的作品之外,该书还可以视为一本关于人、关于信仰、救赎的书。它是一本实用手册,用以解释人们如何得救,它的对象是像加尔文本人这样勤于研究救赎的所有严肃的基督徒。该书并不是关于自助救赎的指南;救赎只能来自基督的神性,人类行为对于人的得救没有影响。它的主要特点是对上帝的信心远胜于对人的信心,因此对于人背离基督的神性而争取救赎抱悲观的态度。人的角色仅仅是以信念坚定地信赖上帝:“我们的信心全在于天父身上。”

本书主张预订论,集中描绘了“无限智慧、正义、至善、仁慈、真理、美德与生命”的上帝。全能的上帝完全控制着所有发生的事件和每个个体的命运;救赎、惩罚的事务不仅永远为上帝所预知,并且是上帝所计划与打算的。人本身不是别的,只是贪欲。人的理智和意志都浸透了恶、贪欲,因而人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正确的选择,单凭人的意志行动,人只会作恶。说人有自由的话,也只是作恶犯罪的自由,要求放弃使用自由意志这一概念。人的一切行为,人在道德上从善或作恶,都不取决于人自身的意志,而取决于上帝的恩典,没有上帝的恩典,人就不能作任何事情,一切都是上帝预先规定好的。“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谁被选中。”“所有发生的一切,除了罪恶以外,都来自于上帝”。

《基督教原理》是奥古斯丁派的基督教神学的不朽碑文,是奥古斯丁原则的纪念碑式的重申,以及关于上帝、人和基督、圣经、信仰、希望和慈悲、教会和圣礼、公义、世俗政府、社会中的基督徒等问题的广泛而权威的论述。作为基督教新教主要宗派之一,加尔文宗的教义纲领。这本书对近现代基督教、以及近现代欧美思想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它是宗教改革的思想源泉,它的思想在英国、荷兰广泛流传。正如恩格斯所说:“加尔文的信条适合当时资产阶级中最勇敢的人的要求。”

(据《基督教要义》中册,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85年中译本)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