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经典
  •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2006-05-10    点击率:

 

1、诗学(384~322)

Peri Poietikes

[古希腊]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前384~322),古希腊最著名的哲学家,形式逻辑和其它多门科学的奠基人。

《诗学》的拉丁文本直到16世纪才由意大利学者斯卡里格译出,目前尚存的26章,主要论述了人类制作性活动的本质特征,即模仿的问题和悲剧的问题。

亚里士多德认为,模仿就是对“理念”的模仿。诗歌(也包括音乐)作为一种创造性的活动,根据其模仿的手段、被模仿的对象以及模仿的方式的不同,可以区分为不同的类型。有些艺术借助的是语言,有些是节奏,也有些是姿态;有些模仿是事件的过程(情节),有些模仿的是事件中人物的性格、情感,有些是令人悲伤的事件,有些则是令人欣喜的事件;有些是凭籍技巧,有些则凭籍熟练。这样,纷繁复杂的创造性活动也就被有秩序地(合理地)纳入到模仿的概念下。模仿具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模仿的手段、对象和方式都是现实活动的范畴。作为人的有理智参与的活动,模仿也就必然要对现实世界的现象加以提炼。因而,“诗比历史更具哲学意味。”历史是对现象的记述,而哲学是对现象的概括和提炼;两相对比,诗以及人类所有的创造性活动自然也就要比历史更接近于哲学。

悲剧是对严肃的、完整的、具有一定长度的行为的模仿:其各部分以独立的文体,采用经过装饰的语言;悲剧的模仿采用的是活动的方式,而不是叙述的方式;悲剧唤起人们的怜悯和畏惧,从而使这些情感得到净化。悲剧模仿人的行为需要对人物的性格加以把握,而这种把握又必须在特定的场景和情节下进行;所以,悲剧的创造性模仿,其本质含义就是人物、场景与情节的合乎理性的安排。悲剧的作用是悲痛情感的一种有益的宣泄或释放;这种净化可以使人们的怜悯、自律的品格得到强化;净化冲淡积郁,因而痛感便消失了,出现的也就是快感了,人们在悲剧面前获得的是一种升华了的美的情感。

《诗学》是西方思想史上第一部关于美学、文艺学的专题性著作,是在古典希腊思想模式下对制作性实践活动的一种理论阐述。《诗学》通过分析悲剧的作用,表明了对悲剧(以及其他许多艺术)作用的生理学依据的重视;在亚里士多德的古典希腊时代,从生理学的方面,因而也就是从现实的人的方面来阐述诗的作用,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极具理论价值的。《诗学》一书不仅集古代希腊美学之大成,它对形式的重视还成为后来近现代美学的基本观点,对近现代美学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据商务印书馆1996年中译本)

2、诗艺(44~8)

Ars Poetica

[古罗马] 贺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65~8)著名诗人和文艺批评家生于意大利东南部的韦努西亚。父亲是获释奴隶,小有家产。贺拉斯在罗马受到良好的教育,后又被送到雅典主攻哲学。公元前44年恺撒被刺后,他参加了共和派军队,担任一个军团的指挥官。共和派战败后,他逃到意大利,后又回到罗马,谋得了一个财务录事的小官,并开始诗歌创作。不久,著名诗人维吉尔注意到他的才华,将他举荐给了奥古斯都的亲信麦刻那斯。公元前39年,他加入了麦刻那斯的文学集团,约六年后,获得麦刻那斯赠与的一座庄园。贺拉斯一生写了许多抒情诗和讽刺诗,留存至今的有《讽刺诗集》二卷、《长短句》一卷、《歌集》四卷、《世纪之歌》一首等,在西方诗歌史上有较大影响,后人称为“贺拉斯体诗”。

《诗艺》原是贺拉斯答罗马贵族皮索氏父子三人的一封诗体信简。这封无题信简后来被罗马修辞学家昆提利努斯定名为《诗艺》。它的思想主要有:从艺术学角度提出了合理、合适的美学思想;从历史的渊源讨论各种文学类型、主要是戏剧的创作法则;从创作实践探讨诗人创作成功的途径

该书指出作品的整体效果要和谐整一,“恰到好处”;作者的审美判断要“合理”、“合适”,前后一致;审美的创造要符合读者的习惯。

戏剧的内容和形式必须一致。喜剧的主题决不能用悲剧的诗行来表达,同样,悲剧的题材也不能用日常的适合于喜剧的诗格来叙述。必须倾听观众的审美要求。一首诗仅仅具有美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魅力,必须能按作者愿望左右读者的心灵。你自己得哭,才能引起别人脸上哭的反映。

判断力是写作成功的开端和源泉。要到生活的风俗习惯中去寻找模型,从那里汲取活生生的语言。判断力包括认识判断、道德判断和审美判断。诗人应该知道从何处汲取丰富的养料,什么材料适合于自己;懂得对于国家和朋友的父兄的责任。诗人如果让铜臭和贪婪的欲望腐蚀了心灵,就不能指望他创作的诗歌流芳千古。读者、观众是艺术判断的重要尺度。一首诗歌的产生和创作原是要使人心旷神怡,既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

《诗艺》是贺拉斯文学观点和美学思想最集中的体现,是古典主义的奠基之作,较好的体现了古希腊美在和谐的思想。他提出的以古希腊为典范的文学主张,开17世纪新古典主义的先河。对于16~18世纪的文艺理论和文学创作,都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年中译本)

3、美学(1750

Aesthetics

亚历山大·哥特利市·鲍姆嘉通(Alexander Gottliel Baumgarten17141762),德国启蒙运动时期的哲学家、美学家。出身于传教士家庭,曾就读于普鲁士哈列大学,受教于沃尔夫,后在哈列大学任哲学教授,讲授诗学、修辞学和美学。1735年,在《关于诗的哲学默想录》中,他首次提出建立“美学”的构想。1750年,他正式以“Aesthetics"命名“美学”,标志着这门学科的正式诞生。主要著作有:《关于诗的哲学默想录》(1735)、《形而上学》(1739)、《哲学百科全书纲要》(1741)以及未完成的著作《美学》(1750)

鲍姆嘉通的《美学》原文是用拉丁文写成的,分“理论美学”和“实践美学”两大部分。Aesthetics,作为美学的名称,是他从希腊文中找到的一个词,本意是“感觉学”。鲍姆嘉通之意即在把美学作为研究感性认识的科学,所以在导论中,鲍姆嘉通界定:“美学作为自由艺术的理论、低级认识论、美的思维的艺术和与理性类似的思维的艺术是感性认识的科学”。感性认识的完善就是美,相反就是丑。要达到感性认识的完善,必须具备思想内容的和谐、次序和安排的一致和表达的完美等条件。

该书认为,“认识的美”是“以美的方式进行思维的人所取得的成果”。以美的方式进行思维的天赋的能力主要包括:敏锐的感受力、丰富的想象力、洞察一切的审视力、良好的记忆力、创作的天赋、鉴赏力、预见力、表达力和天赋的审美气质等。这些先天的审美能力是判断对象美丑的主要因素是非常重要的,需要以“正规的艺术理论”为指导,以伟大的作家为楷模进行正确的、经常的审美训练。

美的思维要具有“审美的丰富性”和“审美的伟大”、“审美的真实性”。审美的真实性不是通过理性的逻辑思维所能达到的,而是通过具体的形象感觉形成的。美学家不直接追求需要用理智才能把握的真,而是在对具体感性形象的体验中领悟这种普遍性。审美的真不是那种完全合乎客观的真实性,而是一种“可然性”,即一种合情合理的真。审美的求真是运用“低级的感性认识”,尽量把握事物的完善。也即一种“诗的思维方式”。诗意的求真方式允许虚构。这种虚构必须把我们引到一个比现实世界更完美的理想追求之中。因而这种虚构不是随意的,它必须前后一致,使审美成为一个完整的统一体。

鲍姆嘉通的《美学》第一次把美学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提出来,揭开了西方美学研究的历史。其中对感性、想象和情感的肯定,已经冲破了理性主义的局限,成为浪漫主义运动的先声;它强调认识主体的作用,预示了近代西方美学的新方向。

(据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中译本)

4、论崇高与美(1757)

Treatise of Lofty and Aesthetics

[] 博克(Edmund Burke1729~1797),著名的政治家、政论家和美学家,现代保守主义的开山鼻祖。学过法律,曾任秘书、议员、大学校长等职。

《论崇高与美》运用归纳法,从经验事实出发,根据人的心理和生理特点,对崇高与美这两个美学范畴的性质、引起的主体方面的情感、产生的根源、二者的区别、联系进行了研究。

该书认为两性社会的情感爱,包含色情的混合,其对象是妇女的美;更一般的社会的情感不包含色情,其对象是美。属于自我保护的情感注重痛苦与危险,当人们有痛苦与危险的概念而不实际处于这种境遇时,就是欣喜,因为这种欣喜注重痛苦,而且因为它与任何确定的快乐概念差异很大,这种欣喜可称为崇高。

该书认为美大半是借助感官的干预而机械地对人的心灵发生作用的物体的某种性质。如形体的小、光滑、娇弱、脆弱;明净、惬意、柔和;流利、清越等性质。这些美的客体方面的原因能激发人们爱或某种相应的感情。爱是指心灵在思考美或具有类似性质的东西时产生的满足;欲望是心灵的一种活力,它驱使人们去占有某些对象,这些对象不是以美而是以完全不同的手段来影响人们。美带来的主体方面的情感有以下几种:愉快、放松、爱慕温柔感。

任何令人敬畏的东西,或者涉及令人敬畏的事物,或者以类似恐怖的方式起作用,都含有崇高的因素。崇高在对象上所表现出来的性质往往是体积的巨大、宏伟、渺小、晦暗、力量、度量、空无、无限、壮丽、突然性、模糊等等。崇高在客体方面的因素能引起主体方面的情感。这种情感有以下几种:痛快、惊讶、赞美、崇敬、尊重等。

崇高的物体和美的物体的区别是巨大的和小的;不平的、粗放的和光滑的、光亮的;直线的、偏离的和弯曲的;隐晦的、朦胧的和清晰、明白的;坚固的、敦实的和轻巧、娇弱的区别。美引起喜爱,而崇高引起景仰。

《论崇高与美》是西方美学界关于崇高和美的研究的最重要的文献,发表以后受到法国唯物主义思想家狄德罗和德国哲学家康德等人的关注。该书把崇高与美并列使近代崇高与古典美真正分离,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形成质的分划。该书是把经验归纳法有效而具体地应用到美学上的一个历史功绩;该书从经验心理学层面对美感的根源所作的深细的探究自成一个体系,就其广度和深度而言,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后所罕见的,是本书最有价值的贡献。

(据上海三联书店1990年中译本)

5、判断力批判(1790)

Kritik der Urteilskraft

 

[] 康德(Lmmanuel Kant, 1724~1804)著名的哲学家哥尼斯堡大学教授、校长柏林科学院、彼得堡科学院、意大利西恩科学院院士。

《判断力批判》基本上可分为导论、审美判断力的批判和目的论判断力的批判三大部分。在导论中,全面地总结了批判哲学,指出了判断力批判在整个批判哲学体系中的地位。判断力是中介,它所提供的“目的”概念使自然的必然性有可能过渡到自由。“判断力一般是把特殊包涵在普遍之下来思维的机能”。把特殊的东西归纳在普遍的东西之下的是“规定的判断力”,从特殊的东西中发现普遍的东西的是“反省的判断力”,只有后者才能使必然性与自由结合起来。审美判断也就是鉴赏判断,它是凭借想象力连系于主体和它的快感和不快感以求得知识。

审美判断从质上来说,是凭借完全无利害观念的快感和不快感对某—对象或其表现方法的一种判断力,审美仅涉及对象的形式,而与其实质无关;从量上来说,美是那不凭借概念而普遍令人愉快的,这种普遍必然性不是来自概念,而是来自人们主观上的普遍赞同;从关系来看,美是对象的合目的性形式,当它被感知时并不想到任何目的,是主观上的一般合目的性,只联系对象的形式,被称为没有具体目的的合目的性形式;从样式来看,美是不依赖概念而被当作一种必然的愉快的对象,美必然产生快感,但这种必然性既不来自概念,也不来自经验,而是来自一种先验的共通感。

美和崇高的共同之处就在于它们都不涉及概念和欲望,都具有没有目的的合目的性,都普遍必然地令人愉快。美涉及对象的形式,崇高则涉及到对象的“无形式”。崇高不是单纯的快感,而是在克服了痛感、危险和恐惧之后,在显示出人的力量和理性的尊严时产生的愉悦。

人是自然的最终目的的观点。形形色色的自然生命不管如何符合目的,但若没有人类就毫无意义,也毫无目的可言,人才是自然界不断创造的目的。人的价值和目的不在于享受了什么,而在于能自行选择目的的能力,这就是文化。文化作为最终目的,就在于它能够间接促进道德。

本书是康德论述美学与目的论问题的重要著作,在本书中,康德试图克服现象界和本体界、必然律和自由律、认识和实践的对立,架设由现象界通向本体界的桥梁,是康德批判哲学体系完成的标志。在康德的判断力批判中,审美判断力以自然形式的合目的性与人的主观审美愉快相联系,目的论则以自然具有客观目的与道德的人相联系,最终完成了沟通认识与伦理、联系自然与人的任务,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商务印书馆1964年中译本)

6、美学讲演录(1835)

Vorlesungen vber die Asthetik

[] 黑格尔(George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著名哲学家。参见《精神现象学》之介绍。

《美学讲演录》是在黑格尔去世后,由他的学生霍托据他的授课提纲和几个听课者的笔记编成的,于1835年出版。其中第一卷总论艺术美,第二卷论述三种艺术类型,第三卷(上下册)论述具体艺术门类。

《美学》属于《精神哲学》范围,绝对精神在此阶段上的发展是以扬弃前两个发展阶段为基础的,其根本特点是绝对精神通过艺术的感性形象来显现和认识自身。只有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因此艺术美才是真正的美,美学严格说来应当叫作“艺术哲学”。

“美就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美是主体与客体、个别与一般、内容与形式、精神因素与自然因素、必然性与自由的统一。任何美的东西都是自身符合其概念的东西,最伟大的艺术是对伟大心灵的完满体现。绝对精神在艺术中既要显现成为个别形象,出现在感性世界及其自然形象中,又要清理掉那些属于外在世界的偶然的东西,把心灵的内在意蕴揭示出来,符合心灵的旨趣,这就是“理想”,它是艺术家从大量偶然的东西中精选出来的现实。

无论是艺术类型还是艺术分类的具体形式,都展示并且符合绝对精神的发展过程,都符合绝对精神的本质内容与表现它的具体艺术感性形式之间矛盾对立统一发展的过程。艺术的历史发展可以分为三种类型:象征主义类型,物质形式只是作为一种象征来表现内容的某个方面,其典型特征是崇高,其典型代表则是埃及金字塔;古典主义类型,物质感性表现形式与绝对精神内容达到高度统一,其典型代表是希腊雕刻艺术,其典型特征是和谐;浪漫主义类型,艺术的物质感性形式被绝对精神的内容所压倒,其典型特征是内容与形式相分离,人的性格独立性占主导地位,其典型代表则是中世纪的基督教艺术以及近代的小说、戏剧、诗歌等。绝对精神的内容通过不同的物质感性材料表现出来即是不同的门类艺术,因此,物质感性材料是区别艺术门类的标志,绝对精神的内容也仍起主要作用。建筑是最低级的艺术;随后依次是雕刻、绘画、音乐、诗。诗是最高级的艺术;其中又以表达永恒正义必将胜利的悲剧艺术为最。

《美学》集西方古典美学发展成果之大成,在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中对理性、人的自由、主体客体统一的强调等,今天仍有待人们充分评价、研究扬弃。

(据商务印书馆19791981年中译本)

7、悲剧的诞生(1870~1871)

Die Geburt der Tragodie

[] 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哲学家、诗人。他提出了一些震惊世界的口号和理论上帝死了重估一切价值等等。尼采的第一部著作《悲剧的诞生》可说是他的哲学的诞生地。在这部著作中,尼采用日神阿波罗和酒神狄奥尼索斯的象征来说明艺术的起源、本质和功用乃至人生的意义。弄清这两个象征的确切含义,乃是理解尼采全部美学和哲学的前提。

《悲剧的诞生》从研究古希腊艺术开始,落脚到人生的认识上来。它认为希腊文学艺术源于日神与酒神精神的对立统一。日神(即阿波罗)精神就是人生来爱好韵律、自利、和谐的精神;酒神(即狄奥尼索斯)精神就是非理性主义的激情;前者是和造型艺术联系在一起的,后者是和非造型的音乐艺术联系在一起的。而悲剧起源于二者的融合,理性主义只能扼杀它。艺术源于人生的精神生活,那么为什么人需要艺术呢?该书认为是因为人生充满艰难困苦,唯有艺术才使人们不会产生厌世的消极心境。艺术作为救苦救难的仙子,唯她能够把生存荒谬可怕的厌世思想转变为使人借以活下去的表象,这些表象用艺术将恐怖化为乌有;崇高和愉快的精神,用艺术使我们从沉闷的荒谬中得到解放。尼采认为艺术是人类的最高使命和人类天生的形而上活动,艺术不是一种供人消遣的娱乐。

在《悲剧的诞生》看来,人生尽可以是荒诞的、渺小的、艰辛的、悲剧的,但人生更是真实的、自强的、任意的,因此是充满了欢乐的。这是因为人生有艺术的拯救。唯有在悲剧文化中,人才能观照到世界的真实性,才能承受人类所有的得失、新旧、希望和胜利。世界的存在,只有当作一种艺术现象时,才被证明是合理的。也只有从艺术的角度看待世界,人才会对生命力的无穷无尽(即所谓“永远轮回”)感到无比的欢乐与喜悦。人生是孤独的、充满困难与痛苦的,但人能够将自己置身于历史舞台而感到由衷的喜悦。那些蝇营狗苟、唯唯诺诺的人,那些无所用心、无所作为的人,那些不知道自己为何物的人,纯粹是在践踏人生,虚度人生,否定人生。因而应该倡导日神与酒神相结合的即生命力强的、积极向上的、不断进行创造性活动的人生。

《悲剧的诞生》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在美学上的成就主要不在于理论上的探讨,而在于以美学解决人生的根本问题,即提倡一种审美的人生态度。它的美学是一种广义美学,实际上是一种人生哲学。因此,《悲剧的诞生》的美学尽管不太受专治美学史的学者的重视,但对于西方的艺术家,甚至对一般的知识阶层却有极大的魅力,影响了一大批作家、艺术家乃至普通知识阶层的人生观。

(据作家出版社1986年中译本)

8、美学(1902)

Aesthetics

[意大利] 克罗齐(Benedetto Croce1866~1952),哲学家、美学家和历史学家,1883年在罗马上大学,1903年起主编《评论》杂志。克罗齐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领袖人物,曾两度出任政府的内阁部长,墨索里尼法西斯统治时期,因拒绝效忠而遭撤职,1943~1947年领导其重建的自由党。主要著作有四卷本《精神哲学》,包括《美学》(即《作为表现的科学和一般语言学的美学》)、《逻辑学》、《实践哲学》和《历史学》,另有《黑格尔哲学中的死东西和活东西》等。

《美学》强调直觉与逻辑两种知识途径的不同,艺术表现的是审美的而非科学的真实,创作活动需要的只是对对象有一种明晰的直觉,科学上的错误并不妨碍这种真实性。该书描述了人类精神活动的结构,以进一步阐明审美活动的独特性。审美活动只发生于心灵之内,是“在对诸印象作表现的加工之中就已经完成了”的,转化成外在的事实,就变成为实践的而失去其艺术的质素。艺术没有目的可言,对艺术的内容或题材不应从道德或实践的观点加以指摘。表现是自然而然的流露,艺术家只能从曾经感动心灵的事物中获取灵感,其表现物只有完美与否的分别。同样,对艺术品进行分类也只能具有经验的便利,而无哲学的意义,因为直觉(也即表现)是一个不可分类的种概念。

审美创作过程分成四个阶段:印象、表现、审美快感以及对审美事实的物理性翻译(声音、运动、线条、色彩之类)。其中只有第二阶段才算得上真正的审美活动,人们为免除遗忘,将“表现品”永久保存,不得不借助物理的手段,因此,诗歌、音乐、建筑、绘画等等可见可闻的作品形式都是“再造或回忆美所使用的物理的刺激物,这就是“物理的美。”“物理的美”本质上也是心理活动。审美再造也就是鉴赏,审美判断与创造是不可分的,判断如不借助想象,再次经验创作时的心理过程就无法实现。人类在审美方面是无所谓进步的,进步的只能是知识、技巧或作品的数量方面。

美学与语言学是统一的。“语言的哲学就是艺术的哲学。因为语言的组织都是为了表现的目的,而表现是不可分类的,强行拆分否定了语言成为科学的可能,从而将语言学降低为了一种文法。”“在科学进展的某一阶段,语言学就其为哲学而言,必须全部没入到美学里去,不留点剩余。”

《美学》标志着一种新美学的崛起,在它的前后,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心理学美学潮流。美学上首次提倡表现说,将黑格尔以理念为核心的理性主义美学转变成以直觉为中心的非理性主义美学,开辟了20世纪西方美学的新趋向。

(据外国文学出版社1983年中译本)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