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进课堂系列活动之一百零七——当代西方元伦理学的前沿问题
  • 作者:    发布日期:2021-03-30    点击率:

名师进课堂系列活动之一百零七——当代西方元伦理学的前沿问题

 

2021326日下午两点半,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教授、留美哲学博士、外国哲学博士点学术带头人陈真教授在湖北大学哲学学院D3004教室开展了题为“当代西方元伦理学的前沿问题”的学术讲座。我院李家莲副教授主持本次讲座,江畅教授、戴茂堂老教授、王振博士等和本院部分硕博士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陈真教授围绕三个问题展开对当代西方元伦理学前沿问题的讨论,即,“判断认知正确与否的本体论基础究竟有何含义”、“什么是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以及“如何根据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决定规范性判断的正确性或真假”。

陈教授在讲座中重点阐述的第一个问题是判断认知正确与否的本体论基础究竟有何含义。作为判断我们的认识是否正确的形而上学“本体”或“实体”,本身应当是一个清晰可靠的概念,在检验我们判断是否正确的方面原则上应当具有一定的可操作性,至少是可理解性。根据这点,陈教授批判了柏拉图式本体论存在的问题——“理念”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在”?存在于世界何处?它如何与神话或宗教的超自然存在区别开来?陈教授还指出了与柏拉图式本体论存在不一样,经验主义往往将本体论的“存在”或“实在”理解为基于常识或经验科学的“实在”。陈教授继续批判到,这种经验主义本体论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理解和解释抽象对象(entities)(如事物的类、属性、关系、数等等)的“实在性”问题。对于究竟应当怎样理解真判断(包括类判断、抽象对象的判断)本体论依据这个问题,陈教授认为,这种本体论依据必须是经验或常识可以验证和理解,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而真实的、可以作为推理依据的抽象对象或概念必须与经验或常识可直接或间接验证的对象或事物有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如此,才能将这类抽象对象或概念与文字虚构的对象区别开来。

陈教授重点阐述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是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陈真教授试图向大家说明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归根结底是非规范性的事实,非规范事实可以是物理的、生物的或社会心理的,但自然事实(如物理和生物的事实)是最基本的,任何其他的事实都必须与之发生这样或那样的联系才能理解其实在性。陈教授强调说明,任何真实存在的或可能真实存在的东西一定要与自然界发生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对于真实性,陈教授举例说“某某地方的漂亮女鬼”就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因为它缺乏与自然的联系。陈教授指出,一般意义上的规范性判断依赖于非规范的自然事实,而典型的规范判断就是道德判断,例如:“将一个人折磨致死以从中取乐的行为是不道德的”。这里,陈教授还提到了斯坎伦的“理由关系”(是…的理由)——是一个存在于四种事物或事态或事件之间的四元关系(four-place relation),用符号语言可以表述为:Rp,x,c,a),其中p为事实,x为个体行动者,c为环境事件,a为行为或态度,R则表示他们之间的理由关系。例如:“对于一个驾驶高速行驶汽车的人而言,如果不转动方向盘,汽车就会伤害甚至杀害一个行人的事实,是一条转动方向盘的理由。”但陈教授并不认同斯坎伦的“理由关系”,他认为将其理解为一种依据自然事实而作出的规范性判断似乎更为合理,因为理由关系中所包含的自然事实才是理由判断最终的“本体论依据”。简言之,规范性判断的前提是非规范性事实,或,规范性判断取决于非规范性事实。

陈真教授重点讨论的第三个问题是如何根据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决定规范性判断的正确性或真假。如何依据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决定规范性判断的正确性?在这一部分中,陈教授认为规范性判断或真的规范性判断与这些非规范性事实之间的关系不是一种本体论的还原关系,而是一种随附性关系,即有什么样的自然事实,就有什么样的规范性判断,对这种随附关系的认识不是通过经验归纳获得的,也无法用真理符合论加以解释,而只能通过先天认知,即不依赖于经验归纳证明的认知。随附性在形而上学本体论意义上是一个客观的关系,就像心灵状态随附于大脑状态一样,且先天为真,简单地说,即有什么样的自然事实,就应当有什么样的规范性判断。

例如:有人折磨一个无辜的人以从中取乐。(自然事实)因此,这种行为是错误的。(规范性判断)陈教授指明这是一个推理或论证,放映了认知者的认知过程,而这一认知过程是否正确的本体论依据就是后者与前者的随附关系,而前者(自然事实)是最终的本体论依据。

简言之,规范性对于自然事实具有随附性,有什么样的自然事实就有什么样的应当与不应当。当我们根据非规范性事实作出规范性判断时,我们会处理理想认知状态,而为了达到理想认知状态,我们需要通过听取多方意见而广泛了解多种自然事实,而当我们根据规范性判断的本体论基础决定规范性判断的正确性或真假时,无法使用真理符合论对此进行解释,只能通过先天论达到目的。

讲座结束后,在场师生踊跃提问,现场讨论热烈。最后,李家莲老师结合目前正在翻译的迈克尔•斯洛特的新著——《<阴阳的哲学>续篇》——以呼应的方式对陈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点评,认为本次讲座涉及的问题十分前沿,陈教授对当代西方元伦理学前沿问题的讨论令在场师生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