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沙龙之​“关于沟通中西思想的一种路径之纲要:情感、文迹学和‘文学批判’”
  • 作者:    发布日期:2020-12-29    点击率:

学术沙龙之“关于沟通中西思想的一种路径之纲要:情感、文迹学和‘文学批判’”


20201225日下午,湖北大学哲学学院于逸夫人文楼D3004会议室举办了学术沙龙活动。本次活动由湖北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教研室主办,庄威副教授为本次活动的主讲人,以“关于沟通中西思想的一种路径之纲要:情感、文迹学和‘文学批判’”为题展开探讨。

首先,庄威副教授分享了他今年在德国访学期间的见闻感受和收获,谈到了从德国普通民众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高素养的教化,以及疫情所反映出的不同国情和文化差异。

然后,在报告的开头谈及情的概念时,庄副教授抛出了今天所要探讨的重点问题:情感是否与理性对立?随后用两位哲学家的观点回答了这个问题并佐证了自己的观点——情感与理性并非是对立的关系,而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例如斯宾诺莎那里“情感”与“理性”就绝非简单对立,到了休谟则径直认为情感与理性没有质的差别,只有量的差别。

其次,庄威副教授讲了情的先验结构。庄副教授指出,在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实际上极大压缩了感性的范围,他对知性的界说其实已经具有能够涵盖情感范围的潜力。在《判断力批评》中,康德为情感找到了先验的共通感结构,它是一种知性的结构,这样一来,康德直接就把情感与知性的距离拉近了。

最后,庄威副教授讲述了德里达的“文迹学”和中国“文”学。他指出,德里达的“文迹学”和中国哲学中关于“文”的思想是相通达的,“文”即“道”的痕迹。在古代文献中,可以发现中国的“情”天然就又具有事实和情感二性。《郭店楚简》讲“道始于情”、孔颖达说“情通阴阳”。而“情”同样也要体现为“文”,在此基础上一种“情感现象学”不仅可能,而且富含理论潜力;罗兰·巴特讲的“文学批判”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有其尚未被学术界普遍注意到的未来价值。